时代落下的灰,每一个人都不可幸免。新年伊始爆发的新冠肺炎疫情,至今仍牵动着所有人的心。好消息是,中国疫情的新增趋势目前趋于稳定,治愈率也在持续上升中。但在临床上,治疗新冠肺炎只能以抗病毒、对症治疗、器官功能支持为主,迄今仍无特效药。

为什么有些患者恢复快,有些却转化为重症甚至死亡?作为普罗大众的我们,除了做好各项防护工作外,还能从哪方面来增强自身对病毒的抵抗力呢?正在恢复期的患者,又能如何加快康复过程?著名华裔科学家,长期在美国哈佛医学院从事慢病防治研究的华人学者康景轩教授,在接受多家媒体采访时系统地解答了上述问题。

本文综合了《人民日报》客户端发文《哈佛医学院专家:治疗新冠肺炎,清除病毒和炎症管理要双管齐下》、《南都周刊》发文《为什么有人能抵抗住新冠病毒,有人则不?》、《21新健康》发文《中医药为何在本次抗疫中“大显身手”?哈佛教授指出关键一点,很多人还没注意到》以及《美国中文电视》发文《【纽约会客室】康景轩:详解新冠肺炎》的内容,并获康景轩教授本人授权后予以编发。

病毒的潜伏期长短,与感染病毒数量,以及病毒在体内繁殖的速度快慢有直接关系。

当病毒在体内聚集得越来越多,并对细胞产生破坏时,就会触发人体免疫反应,促使具有修护、免疫功能的细胞(例如白细胞)像警察一样迅速出动,清除致病因子和受到损伤的细胞。这个过程就表现为身体的炎症反应。

如果免疫警察能迅速将致病因子拿下,速战速决,炎症就会很快消失。但当炎症反应过重、持续时间很长时,就会对病毒寄生的器官(比如肺部)以及内环境带来各种损伤。

根据疫情一线医疗人员的反馈,有些新冠肺炎病人早期发病并不凶险,甚至症状轻微,但后期突然会有一个加速,病人很快进入一种多脏器功能衰竭的状态,其原因就是病人的体内可能启动了炎症风暴。

这种炎症风暴,在SARS、MERS和流感中也同样是导致患者死亡的重要原因。

为什么一开始患者感染程度可能都差不多,但在病理、预后上会有如此大的差异?其根本就在于:炎症反应程度不一样。对此,康景轩教授借 “用火种点火”来举例:

如果火种下面是一堆木头,周边放了很多易燃物,当火种烧起来后,就可以迅速点燃周围的物品,火势立马变大;但如果是同样大的火种,被放在水泥板上,周围又没有易燃物,那么这个火种烧着烧着,自己就灭了,火势也不会扩大。

从基因表达的角度看,有些患者炎症细胞表达的炎症因子特别高,例如合并了糖尿病、心血管疾病或癌症等基础疾病的患者。也就是说,这些病人体内的“易燃物”多,更容易在新冠病毒入侵时快速恶化,甚至死亡。

而对于其他人,康教授认为,一方面,健康人群要建立好的免疫力,也就是防止“火种”的出现和蔓延;另一方面,患者要控制好炎症,减少“易燃物”,把炎症反应压到最低。在肺炎基本控制之后,要尽快帮助患者快速消退急性炎症,避免转成迁延的慢性炎症。

康景轩教授指出,炎症反应程度除了与病毒数量、病程时间有关,还与患者基础疾病史、脂类炎症介质的状况(以Omega-6脂肪酸为代表的促炎物质与以Omega-3脂肪酸为代表的抗炎物质在体内的含量及比值)、体内氧化应激状态及自由基水平、肠道菌群与宿主的交互作用等四大因素有关。

针对此次新冠疫情,康教授建议通过合理的营养强化干预途径迅速增加体内的Omega-3脂肪酸水平以恢复脂代谢平衡,以降低促炎因子而增加消炎因子的生成;增加抗氧化物摄入以切断自由基与炎症反应的恶性循环,同时补充益生菌和益生元来促进肠道菌群平衡、减少内毒素形成及进入血中。如果能在评估上述因素的水平、比例后,再制定针对性的干预方案,那对炎症反应控制和整体健康维护都会有更好的效果。

康教授表示,要战胜疫情,普通大众除了要严格按照国家相关规定,做到尽量杜绝再传播,减少病毒进入人体外,要尽量将身体调节到很好的状态,即使病毒进入人体,炎症反应并不激烈,这样的话重病变成轻症,轻的可能变成不发病,从而达到一种整体上更好的效果。

如何建立免疫力从而减少“易燃物”呢?康景轩教授推荐的做法是,从营养摄取方面来调控体内的炎症。

目前,科学家们通过研究已经确认,人体细胞内有两类脂肪酸是直接参与炎症反应调节的:

1.Omega-6不饱和脂肪酸(花生四烯酸)会促进炎症发生,相当于引起身体“失火”的助燃物。它来自很多植物油或一些动物肉类,其代谢产物可促进炎症的发生、发展。

2.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则正好相反,像水或灭火剂一样,能缓解并抑制炎症,从而预防重大疾病的发生。它主要来自海产品、绿色蔬菜、坚果及亚麻子油等。

这两种不饱和脂肪酸,都是人体内本身没有,必须通过食物摄入的。两者就像阴阳关系,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会同Omega-6不饱和脂肪酸竞争同样的酶,从而减少Omega-6不饱和脂肪酸代谢产物的产生,间接控制炎症的蔓延;

另一方面,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可以产生直接抗炎的活性物质,熄灭炎症的“火焰”。因此,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又被称为“消炎之宝”。

康教授建议,饮食中Omega-6与Omega-3的比例应该控制在2:1至3:1之间。虽然Omega-6也是人体必不可少的营养元素之一,但如果Omega-6的摄入过高,会大大影响炎症反应的程度。

其中,ALA相对稳定、易于保存,这也是目前食品添加剂多选择它的原因。它通常存在于蔬菜、水果、坚果等食物中,较容易获取。ALA也可以在人体内转化成EPA/DHA,但转化率不到5%,而且转化速度很慢,所以难以满足人体的需要;

Omega-3的功效,主要来自于EPA和DHA。这两种物质主要来自海洋动植物(深海鱼、海虾、海藻等),而康教授指出,在长江等大型江河湖泊里生长的淡水鱼,体内也存在一定量的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,尽管其含量不如深海鱼类中的高。

而在食用油方面,并不见得越贵越好。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含量相对最高的,其实是便宜的大豆油,玉米油和葵花籽油中的Omega-3含量反而很少。

另外值得一提的是,国内常见的茶籽油Omega-3含量几乎接近亚麻籽油,也是非常好的,而花生油的Omega-3含量虽不高,但omega-6总量也不高(仅30%),其他都是单一不饱和脂肪酸,所以从性价比来看,也是比较优秀的食用油。

但Omega-3并不稳定,非常容易受到烹饪和保存方式的影响,以下几种做法都容易破坏食物中的Omega-3不饱和脂肪酸:

疫情期间,身为普罗大众,我们在做好各种防范措施外,还可以通过改变生活方式来强化自身免疫力。民以食为天,我们的能量来源就是日常的食物,如何吃出健康的智慧,是我们每一个人每一天的必修课。敬请期待康景轩教授联合公益组织:康爱公益开设的营养医学康复专栏,让我们一起用科学知识指导生活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